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藏珠
毛豆小说无广告无弹窗 点击下载APP 看小说请认准毛豆小说!

第508章 求医

藏珠 云芨 2535 2022-10-01 03:19

  南城,下九流聚集之地。

  “老哥,钟神医是住在这里吗?”

  破旧的巷子口,正在乘凉的老汉抬起头,看到一名文质彬彬的中年文士,惊讶地打量了一番,回道:“这里是有一个钟大夫,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钟神医。”

  文士笑着点点头,指向巷子里那一排人:“他们,都是来找钟神医治病的?”

  “没错!”老汉笑眯眯地说,“钟大夫是个好人呐,这地界穷人多,他看病就收几个钱,大家伙儿看不起病的,都来找他试试。嘿,还真看好了不少人。”

  他好奇地瞟向文士身后带着随从的年轻公子,这几个人可不像看不起病的样子,钟大夫的名声居然传得这么远了吗?

  “多谢老哥。”文士行礼谢过,向随从使了个眼色,立时有人过去,跟门边的药童说了几句话,又塞了一锭银子。

  那药童往这边看了看,却坚定地摇了摇头。随从还要再说,他干脆转身回去了。

  随从只得过来回话:“他不收钱,要我们排队。”

  文士一点也不意外:“高人,总有几分脾气。那你在此排着,再找个地方让公子休息。”

  几个随从便忙碌起来,一人在此排队,另几人到旁边借了个小院休息。

  好在他们来得早,没一会儿便排到了。

  几人进了钟大夫住的院子,就见一个清瘦的中年人坐在堂屋里,一个药童伺候笔墨,一个药童安排病人,倒是井然有序。

  这位钟大夫穿得朴素,不过看着颇为斯文,见了他们的模样,也不惊讶,指着旁边的凳子:“哪位是病人?坐过来吧。”

  燕承便坐了过去。

  几个随从立时把周围挡了起来。

  钟大夫见怪不怪,给燕承把了一会儿脉,才问:“这位公子看什么病?”

  不等燕承答话,傅先生便反问:“大夫觉得我家公子哪里不好?”

  他如此试探,钟大夫倒没生气,慢条斯理回道:“贵家公子勉强算得康健,要说病嘛,自然是没病的。”

  “勉强?”

  钟大夫颔首:“气血两虚,肾精不足,弱是弱了点,但也算不得病。”

  听他说得准,傅先生便是一喜,拱手行礼:“先前多有得罪,还望大夫勿怪。我们正是来看这个病的。”

  钟大夫毫不意外,却摆了摆手:“若是如此,几位可以回去了。这病,我没把握治。”

  傅先生一急,忙问:“大夫何出此言?气血、肾精,不都可以补足吗?”

  钟大夫澹澹道:“是可以补,但根子伤了,补也补不了多少。”

  傅先生愣住了,直觉反问:“根子?”

  钟大夫看着眼前这位样貌英武的公子,内心叹息一声:“公子这病,应该是先天之故,在母腹之中受了损伤,后天极难补救。看公子出身富贵,想必有专门的医士调养精血,我能开的方子,和他们大差不差。”

  傅先生不死心:“大夫真的不能试试吗?”

  钟大夫回道:“如果你们一定要,我可以开个方子。但话说在前头,疗效不见得好。”

  沉重的气氛弥漫开来,傅先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最后燕承自己问了:“大夫,我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有子嗣了?”

  2k

  “机会还是有的,但……很难了。”

  燕承明白了,强撑着说道:“还是请大夫开个方子吧,有劳了。”

  钟大夫点点头,也不多问,斟酌着拟了个方子,交给傅先生时,最后交代一句:“公子先天损伤太过,能养到如此康健,贵家的医士已是世间妙手,我这方子未必及不上,还望仔细斟酌后再用。”

  傅先生谢过他,让随从留下银两,便护着燕承离开了。

  他们没回东宫,而是去了另外置下的小院。

  燕承一进屋,便脱力地坐了下来,脸色越发苍白。

  傅先生挥退随从,轻声道:“殿下,世间总有高人,我们再接着找就是。”

  燕承惨笑一声:“这阵子找了多少大夫?有京城名医,有市井高人,不是看不出来,就是说治不了,我还有什么指望?”

  “可他们都说,殿下只是子嗣难一些,并不是绝对没有。”

  燕承摆摆手:“他们当然不会把话说死,事有万一,到时候岂不是砸了招牌?”

  “说不定您就是那个万一呢?”

  傅先生的话没有安慰到他,反倒勾起了燕承的伤心:“是啊,只有万一的机会,哪有那么巧的?”

  这下傅先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  默默坐了一会儿,燕承再次开口:“先生,你还是早日改换门庭吧,我若没有子嗣,终究拖累了你。”

  傅先生大惊:“殿下!”他面露悲痛,“殿下何故说这些锥心之语?傅某跟随您多年,早已骨血相融,如果在此时弃您而去,岂有脸面在世间立足?”

  “可我……”

  “就算没有子嗣又如何?”傅先生打断他,“历来帝王无子者不知凡几,难道一个个都不争了吗?殿下身为嫡长,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至于日后,您过继一个就是,燕氏还有几个旁支,自小养大,也不输什么。”

  燕承没有吱声。

  傅先生又道:“您别忘了,前朝文帝也是旁支过继,这事后来又发生了几次,并不鲜见。”

  燕承默然片刻,回道:“但旁支终究不如嫡系,父亲他……”

  傅先生温言劝道:“殿下,太医开了这样的方子,帝后必然心中有数。他们没有声张,可见还是偏向于您。您万万不要自乱阵脚,那样才容易出错。”

  然而燕承有更大的顾虑,思前想后,无法说出口。

  傅先生不禁着急:“殿下!”

  燕承叹息一声,说道:“我知道父亲对我很好,可是他对小二也很好。再者,现在他是这么想的,以后呢?过个十年八年,小二儿女成群,我年过而立却膝下空虚,父亲会不会改了主意?先生,这难说得很啊!”

  这下傅先生也沉默了。

  是啊,现在明德帝还心存希望,若是十年八年,甚至二十年后,依然没有子嗣的太子还坐得稳吗?

毛豆小说无广告无弹窗 点击下载APP 看小说请认准毛豆小说!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